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新闻传播学 >> 在中国,网络直播到底能走多远?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新闻传播学
在中国,网络直播到底能走多远?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谭天 点击:8241次 时间:2017-03-09 15:51:09
  2016年以来,网络直播异军突起,网红经济大行其道,不仅创造了一系列流量神话,也得到了互联网资本市场的青睐。据《光明日报》数据显示,2015年国内网络直播平台接近200家,用户达两亿。与直播息息相关的“网红产业”2016年产值预计接近580亿元,超过2015年中国电影440亿元的票房。但与此同时也引发不少负面效应并带来监管部门的处罚。在中国,网络直播到底能走多远呢?笔者在此做一个分析。

  一、直播:从广电到网络

  直播是指在现场伴随着事件的发生、发展进程而同步制作和发布信息。直播最早始于广播,之后电视也沿袭了这种播出方式。1958年5月1日,北京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前身)成立,当时播出的中国第一部电视剧《一口菜饼子》就是直播的,不过很遗憾未能留下任何影像供研究。

  1997年6月30日-7月2日,中央电视台进行连续72小时的“香港回归特别报道”,现场直播香港回归的整个过程。这一年中央电视台共进行了八场重大新闻事件的直播,如香港回归特别报道、“十五大”召开、海尔·波普慧星与日全食、黄河小浪底工程、长江三峡顺利实现大江截流等,这一年由此被称为“中国电视直播年”。尔后,现场直播逐渐成为电视新闻报道和播出的一种重要方式,电视转播车似乎也成为各电视台报道实力的一个象征。

  其实,2008年才是中国电视真正的“直播年”。2008年北京奥运开幕式现场直播,CCTV、NBC和BBC同台竞技;国庆60周年阅兵10月1日上午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同时进行电视高清和网络电视的现场直播;2008年12月21日,中国五十家电视机构负责人在北京签署协议,成立中国电视直播联盟(CSNG)。

  曾几何时,中国是当今世界上电视转播车最多的国家之一,然而,电视新闻直播的优势还是未能充分发挥出来。电视新闻直播主要有两类:一是仪式性电视新闻直播报道;二是事件性电视新闻直播报道。尽管如今电视新闻直播日趋常态化,但仍然是仪式性新闻直播报道较多,事件性新闻直播报道较少。在确保安全播出的新闻管制下,灾害性新闻的直播更是少之又少。大量的电视新闻现场直播都成为预先“编程”的新闻报道“现场秀”和媒体炫耀自己技术力量的“直播秀”。我国电视新闻现场直播发展面临各种困难:一是电视直播资源不足,对此中央电视台和地方电视台已经建立了直播联盟,这一突发事件的媒体联动平台实现了直播题材的资源共享;二是直播报道浅层化,由于直播报道须依托一个现场进行,强调现在发生、现在看,很难进行多层次展开式的报道,有人讥讽“卫星车现场报道”是“浅度报道”。形成这一瓶颈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新闻管制方面,电视新闻的直播状态使得管理层难以即时对新闻内容进行监管审查,因此在应对突发事件新闻时需要迅速进行预见性定位,该不该直播?如何直播?电视新闻生产的管理者和决策者必须制定直播应急管理方案,确定突发事件的媒体响应原则,同时还要对电视新闻直播进行风险评估和风险管理。同时,如何在报道中做得更到位,如何让观众迅速了解事情真相,不仅是对前方记者的考验,也需要后方团队的支持。我国电视现场直播创新发展要从理念创新开始,由凸显现场转向强调过程。

  那么,电视新闻直播最大的优势是什么呢?有人说是现场,笔者认为“不可预知”才是新闻直播的魅力所在。2004年9月1日上午9时30分左右,一伙恐怖分子突然闯入俄罗斯南部北奥塞梯共和国别斯兰市第一中学,将刚参加完新学期开学典礼的大部分学生、家长和教师赶进学校体育馆劫为人质。俄罗斯军方包围了学校试图解救被围困的平民和学生,事件在9月3日结束但导致了326名人质死亡,从而成为俄罗斯最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凤凰卫视是唯一对此事进行全程现场直播报道的华语电视媒体。其实从技术层面来看,这个现场直播做得并不算好,基本上靠凤凰卫视常驻俄罗斯记者卢宇光一人在前方报道,机位和画面都很单一。然而,那些被劫持的孩子们能否被解救出来这一巨大的悬念紧紧地抓住观众,当时笔者连吃饭都盯着电视机,关注着危机事件的处理,牵挂着孩子们的生死。长期以来,我们对电视现场直播首先考虑的是宣传效果、有无负面影响,这成为权衡是否能够直播的主要依据。俄罗斯政府对境外媒体的报道采取开放的态度,这到底是利大还是弊大呢?弊:从人质营救的失败暴露了俄罗斯国家机器的低效与无能,有可能影响普京政府的形象与威信;利:向世界特别是西方揭示了恐怖分子的面目——在此之前西方国家支持车臣分裂分子的民族自治,然而别斯兰事件告诉世人,车臣武装人员其实是跟“9·11”劫机者一样的恐怖分子,应该是全世界共同打击的目标。从俄罗斯的反恐大局来看,是利大于弊。别斯兰人质营救虽然失败,但俄罗斯却赢得西方舆论的支持。

  国外的直播要做得更好一些,已做到常态化、小型化。哥伦比亚市当地电视台的一位女记者自己开着采访车,自己搬摄像机、三脚架、直播包,独立完成一条新闻的现场直播。伊拉克战争可以说是由美军导演的最大的电视新闻现场直播,它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然而,当美军冲进巴格达时,想进行网络直播,却发现那里没有互联网接口。

  时至今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智能手机的普及以及4G时代的到来,网络直播终于来到人们的面前。当电视直播的优势尚未充分发挥出来,当传统电视面对新媒体的冲击还自诩拥有直播的优势时,网络直播的崛起瞬间击破了电视直播的梦想。

  二、网红:助推秀场直播

  说到网络直播必须区分一下,第一类是表演类网络直播,第二类是新闻类网络直播,两者有很大的不同。先谈表演类网络直播,也叫秀场直播,说到它先要讲讲网红。网红是什么?相信不用解释大家都知道,有人说现在是网红最好的时代。那么,网红能红多久呢?这就不好回答了,因为它涉及到网红经济。有人说网红经济就是粉丝经济、社群经济,并不尽然。网红经济只是粉丝经济的一种。我们不妨从网红的历史说起。最早不叫网红,叫网络达人,从芙蓉姐姐到凤姐,更多是网络狂欢和粉丝文化。早期的网红赚不到钱。然而,到王思聪、罗胖、奶茶妹妹,再到新晋网红papi酱、咪蒙等,尤其是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移动社交让人们随时随地可以在网上进行交互、交流和交易,从而形成了网红经济。

  准确来说,网红经济属于入口经济,它的背后是平台经济和关系经济。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互联网用户的入口很重要。上千万级用户规模的一般是公司,上亿级规模就是BAT了。百度以搜索为入口,腾讯以社交为入口,阿里以电商为入口,都是满足用户某一方面的需求。自媒体的用户规模要少得多,一般是几十万、几百万,而且它们面对的往往是某个特定的用户群,我们把它叫做社群,它们提供的个性化服务也会有很高的用户粘度,这也是互联网平台所需要的。所以,我们不能只看到网红在屏幕上的表演,还要看到他们背后的东西:平台、供应链、经纪人、资本市场。互联网企业的供应链无论做得再好,如果没有很好的互联网入口,也是难以形成信息流、物流和交易量的。

  从经济学角度来看,网红是一种稀缺资源。有人说网红三件宝:颜值、嘴炮、用大宝。首先要人漂亮,要能说、会说、瞎说,满嘴跑火车,哄粉丝开心,还要包装,化妆、服饰、道具,拼装备还须花钱。我觉得优质的网红远不止这三件宝,比如还有资本型的国民老公、奶茶妹妹,知识型的罗辑思维这样的网红。2016年7月13日晚,退休少将张召忠现身B站(bilibili弹幕网站)直播,并对若干时下热点发表看法。参与观看直播人数超过20万人次,张召忠共收到400多万积分(B站送礼单位),个人微信公众号涨粉5万多。如果没有当今发达的互联网商业,没有网红自身的条件和拼搏,没有背后的产业链支撑,网红也红不起来,撑不下去。

  目前,网红的变现方式主要有:广告、分成及打赏、形象及版权等运作、电商及纵向产业型发展、网红名人化后的职场化。网红还可以全链条参与互联网经济,包括泛网红内容创业、经纪服务链条、衍生全链条(电商、动漫、游戏、影视、旅游等)、平台服务链条、资本整合链条等等。其实,网红或秀场直播是采用了网络游戏的商业模式,是通过提供服务来获取用户付费的模式。

  美国也有网红。早在2007年Youtube就推出UGC频道,出现MCN的概念。MCN里面有很多小的工作室可以租用,有很多的道具可以用。他们帮助网红们持续创造内容,对这些网红进行打包分类。每个网红背后都是一套针对他们粉丝的数据,这个数据可以分析出他所代表的垂直领域到底是怎么样的。那么,他们是怎么盈利的呢?单个网红自己接广告没有持续性,MCN可以帮助他们完成持续性。美国网红就像明星一样,中国也在学习这套机制,因为有了这套供应链系统,网红的生态持续性和专业化,变现的能力都会得到提升。日前,上海戏剧学院陈永东副教授将中美两国网红作了一个比较:(1)美国网红生态更完整;(2)中国网红变现能力更强,更依赖社交媒体的流量;(3)微博成为网红打造个人IP的重要平台;(4)中国网红潜力更大。

  陈永东认为,中国网红生态不完整,变现能力却更强。那么问题来了,一台电脑,一个摄像头,一个麦克风,这些简单的标配一旦和网络直播平台结合,就可以瞬间把一名主播的日常生活展现在全世界观众的眼前。从最初的游戏竞技直播,到唱歌、吃饭、钓鱼、旅游,直播内容花样翻新,令人眼花缭乱,然而,部分主播却一再冲击伦理道德的底线。日前有一网红在广州地铁上表演各种怪诞的动作并在网上直播,由此引来围观。如此不择手段的吸睛尽管能够迎合某些网民的好奇心,但同时也在污染公共空间、损害公众利益,他也因此被警方拘捕。2016年7月12日,文化部公布了对一批网络表演平台的查处结果:26个网络表演平台被查处,关闭严重违规表演房间4313间,整改违规表演房间15795间,16881名违规网络表演者被处理,被查处的主要原因是传播淫秽、色情、暴力、教唆犯罪、赌博等内容。但无数的摄像头和直播节点也让监管者防不胜防,笔者认为单纯经济处罚对网络直播产业来说触动甚微,应该寻找产业链中的关键点,对其进行针对性打击。毫无疑问,行业应当加强自律,需要对主播加强监管。

  克莱·舍基在他的《认知盈余》一书中写道,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每一个人都有不少短暂的闲余时间,只是有人什么也不做,有人总是做着什么。互联网和手机为我们打发这些时间提供了最便捷的方式,而网红则给那些精力充沛的年轻人提供了他们喜欢消费的东西。与传统意义上的电视直播不同,如今网络直播提供的不只是内容产品,还是一种服务产品,其最大的特点是互动社交。一女生每晚直播吃饭就月入1万多,凭什么呀?有人说得好:哥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姐看的不是直播,是消遣。好比一屌丝在街上搭讪女神,会被骂臭流氓,但在直播间里就可以放肆“幻想”一番,虚拟空间里的互动满足了粉丝闲余时间的消费需求。

  三、新闻:进军网络直播

  2010年1月9日,新浪微博就做了一场“中国影响2009时尚盛典”的活动直播,这是微博直播在国内的第一次应用。与电视直播不同,微博直播最大的特色和优势在于信息传播的双向互动、传播覆盖范围和时间的不受限。2011年春节期间,腾讯微博先后与北京电视台网络春晚、东方卫视春晚和央视网络春晚合作进行微博直播。研究发现,公益活动喜欢借助微博直播的平台汇集最广泛的公益“微”力量。2011年6月9日,湖南卫视开播首档直播公益节目《帮助微力量》,该节目的一大特色是不拘泥于传统的热线电话、短信参与的形式,还加入了微博,并通过微博大屏幕展现直播中微博用户关注公益的实况。直播当晚,该节目微博直播的参与量达2万余条,并且许多网友都通过此种方式参与了公益认捐。以新浪微博直播为例,仅2012年2月15日至3月15日一个月、共10场社会公共事件类型的微博直播中,就有6场与公益活动相关。另外,公众普遍关注的社会热点新闻也会成为微博直播的题材选择之一,如众所周知的归真堂熊场对外开放事件,新浪微博就随着媒体的进入对事件进行了全程直播。

  2013年8月22日至26日,济南中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薄熙来受贿、贪污、滥用职权案,通过官微对案件审理过程进行直播,政务微博首次成为大要案审理中的权威信息源。2016年7月15日深夜土耳其发生军事政变,政变部队占据了国家电视台。15日零时24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通过苹果手机上的视频聊天软件Face time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土耳其语频道采访。他对着手机摄像头发表讲话,号召民众走上街头,抗议政变。在演播室里,主持人拿着手机,面对摄像机镜头,直播了与埃尔多安“视频聊天”的全过程。这说明直播的主体发生了变化,而且通过移动互联网,其对舆论的影响更大。

  互联网时代成就了一种全新的直播理念和传播形态。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不仅是新技术,还有新应用和新服务,是一场关系革命、产业革命和思维革命。它给我们带来三大变化:第一,从信息传播到关系传播;第二,社会化、移动化、平台化;第三,关系重构、边界重构、价值重构。网络节目与电视节目不同,它不只是内容产品,还是服务产品,还可以做关系产品。这是一个重新定义的时代,过去,新闻是新近发生事实的报道,现在,我们可以这样定义:新闻是正在发生、新近发现、搜索与议论的互动中产生的事实的传播。那么,网络新闻直播与传统新闻直播又有什么不同呢?

  其实,直播也一直是传统媒体所倚重的。在广州亚运期间,广州电视台成功开办了《直播广州》节目,尔后他们提出集全台采编力量打造一个直播频道。但笔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此存疑:这样的直播会不会造成内容注水?直播的价值何在?如今不少传统媒体也纷纷开展网络直播,但大多是换汤不换药,其直播理念还是传统媒体的。互联网作为工具,谁都可以用,用好了,就是机遇;不会用,用不好,不仅效果不佳,还会弄巧成拙。

  传统媒体做网络直播一定要搞清楚:传统直播与网络直播的最大区别是什么?笔者认为,传统的直播是PGC(专业生产内容),而网络直播则属于UGC(用户生产内容),这种传播方式令网民成为直播内容的生产者和传播者。从电视台转到网易任广东总编辑的吕晴春认为,网络直播相较于电视直播,有两个先天优势:一个是真实接地气,二是互动,这是电视直播无法做到的。互动表现在两方面,一是与网友交流,二是根据内容变化和网友提供的想法,随时变换直播的内容。新闻产品从图文到视频再到直播的发展路径,与受众的需求变化发展是基本一致的,未来的一个比较长的时间段内,即时的视频新闻直播还是会有生命力,但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监管部门的政策变化,二是如何从直播当中衍生出赢利模式,把因直播带来的巨大流量变现出来。第一个问题,直播本身决定不了。第二个问题,如何变现有待探索。

  目前不少传统媒体对网络新闻直播也跃跃欲试,但会不会像他们过去所做的网站和微博、如今做的APP和公众号那样,换汤不换药?笔者认为,要做好网络新闻直播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是要有用户思维,不要只是奉行上级旨意,要满足观众的信息需求;二是要有互动,保持用户粘度,才有可能接入服务产品;三是要对接好互联网平台,如果只做传播渠道,无论是影响力还是导流变现都不太容易实现。传统媒体做网络直播实际上是一个媒介融合的过程,一定要找准融合的点才能有效果、有效益。

  四、网络直播,路在何方?

  当下短视频也大行其道,但它与网络直播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7月11日晚,以短视频红爆网络的papi酱开启了自己的首次直播。在短短的两个半小时里,微博话题#papi酱直播#阅读量达到2.5亿,据说打赏papi酱的礼物超过了90万。对于papi酱的这次直播首秀,有人认为这只是一场“很不娱乐”且“略带粗糙”的papi酱粉丝见面会。秀场直播的优势在于互动,提供的是一种社交服务。

  如果按照直播的主体划分,直播有两类:传统媒体直播与非传统媒体直播。这两类又可以按直播的对象来划分:直播的是人,还是事?有主播,还是无主播?其实,网红或者表演类网络直播是采用网络游戏的商业模式,是通过提供服务来获取用户付费的模式。比如斗鱼TV采用鱼丸、飞机等虚拟道具,用户充值,再在直播间将它们打赏给主播,从而得到积分,甚至成为直播间的房管,这种模式和网游在本质上一样的。那么,新闻直播可以沿用这一变现商业模式吗?能否在传统媒体和网络直播之间找到一个结合点呢?

  一般来说,新闻直播缺乏构建消费场景的能力,所以变现方法除了广告和增值服务,往电商、游戏模式延伸会比较难。新闻直播难以直接变现是产品属性所决定的。秀场直播既是内容产品,也是服务产品,因为它秀的是人,可以通过粉丝来变现。而新闻直播秀的是事,没有固定的打赏对象,也就难以产生粉丝效应。所以新闻直播一般只能做内容产品,但它仍然可以做关系产品,通过关系转换把用户导流到其他服务产品中,进而间接变现,比如去年流行的摇电视等O2O电商。两类直播能否组合或连接?新闻直播能否借用秀场的变现模式?比如说,有没有可能找网红做新闻直播呢?笔者认为这样会喧宾夺主,而且会影响新闻的真实性和客观性,但生活服务类可以尝试,这需要创新出一套新的生产流程和互动模式。

  那么,网络直播能否成为广电媒体融合发展的利器呢?

  这要看你怎么用了,是“互联网+”还是“+互联网”?是用传统媒体思维来做还是用互联网思维来做?如何在确保播出安全的前提下做到大胆创新?直播只是一种传播方式和连接手段,关键还是看直播的选题、理念和价值。希望真正从用户出发,为用户服务,同样加强互动和社交。网络直播不要做成“政治秀”和形象工程,如果是那样的话,它与传统直播并无两样。

  目前在我国,秀场直播必定大洗牌,电竞类直播已经相对成熟,而新闻及生活服务类资讯的直播则刚刚兴起。当下直播的繁荣也有虚假的成分,国内直播平台的流量都是掺水的,现在好多游戏平台的数据是不真实的,一百人观看,显示在线人数几百、几千人。目前众多直播平台还处在抢地盘、争用户的阶段,前景仍未清晰,未来我们需要把握好三大优势:第一,永远在线,平台与用户最好的连接方式;第二,社交互动,能够发现并满足用户各种需求;第三,整合资源,能够有效地吸纳和转换社会资本,实现用户、政府和商家多方共赢。同时还要规避两大风险:第一,直播管理不规范,容易出现各种乱象,引发导向和道德问题;第二,运营急于变现,产生审美疲劳和弄虚作假,恶化互联网生态。

  互联网的世界很大,直播可以有更多的想象力。正如克莱·舍基所说,网络意味着我们最终发现人们真正感兴趣的领域是如此之广阔,广阔到疯狂的地步。展望未来,网络直播的形式可以更加多样,内容可以更加丰富,服务可以更加到位。只要我们以移动社交和互联网思维,做到趋利避害,网络直播的路子就能够走得更远。

 

原文参考文献:

  • [1]谭天.广播电视新闻研究.暨南大学出版社.2012.
  • [2](美)克莱·舍基.认知盈余.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1.
  • [3]谭天.微直播,还是“伪直播”?中国记者.2012(8).
  • [4]张墨成、吴慧珺、张玉洁.多家互联网直播平台被查处专家:应实现无死角监管.新华社“中国网事”.2016-04-15.

共[1]页

谭天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