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史学 >> 宣传与历史——抗战史记录的病理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史学
宣传与历史——抗战史记录的病理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姜克实 点击:16779次 时间:2016-10-08 15:40:42

   

   有关历史认识对立,筆者认为有两个基本原因。一是历史教育的問題,二是历史記録的問題。两者间有一个相同的特征,即国家间的政治立場、利害面的对立,战后并没有过间断,不仅被继承发扬,并通过政治手段介入于学校的教育現場和历史記録中。

   

   在历史教育面,戦後各国政府,长年以“愛国主義”教育为指导方針,在教育現場,教科书中进行人为的,有意图的史料选择和历史解释,以维护国家的声誉,强调自国的立场。在这种国家主义的教育影响之下,不正确,或不全面的历史解释,对他民族的历史怨恨从小被播种于青少年的心底,使狭隘的,非理智的,被政治所扭曲的民族怨恨传宗接代。其结果使各国间的历史认识偏差越来越大,终于在怨恨不需要的时代,失去了相互理解,国际接轨的可能。可以说今日的教育,不仅不能促进民族,国家的和解,反而蜕变为播种历史怨恨的场所。

   

   关于历史教育的问题,笔者已有別論[1] ?在此书中不再贅言。本书中提起的是第二个问题,即为历史教育提供材料,方法的历史記録面的问题。可以说它是历史教育的基础。其最大特征,是以宣传取代历史。

   

   1-1-1 历史研究与政治宣传

   

   在日常用语中,我们平常总无意识地将“政治”与“宣传”、 “历史”与“事实”两组单词相互搭配使用。为何如此搭配,有没有相反的组合,并没有人认真考虑过。实际这并不是一个偶然,反应了政治和历史的语义面特征,是一个最适当的搭配法。

   

   政治,指某特定権力集団(政党組織)的统治,为了达成这种统治,需要种种的方法和策略。宣传,即是其实施统治的手法之一。特征是将自己政策的正确,统治的功绩等进行超出实际的扩大描写,相反,贬低政敌之优点,只强调其过失,丑闻和缺点。

   

   出于这种宣传的必要,政治家的言辞,国家的公式立场中总是有两个层面。一个是“对外宣传”,另一个是“内部传达”。前者公开的内容,数字中多含有水分、不实之处,而后者传达的基本上接近于事实。所以,对各种信息,情报分辨其虚实,弄清是“对外”,还是“对内”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政府发言人,外交官,政治家在公式场合弄虚作假,掩盖事实的现象,哪一种社会制度,哪一个国家都相同。由于诡辩,否定,掩饰事实的行为是为了维护至上的国家利益,所以也不会有人追究政治家,外交官和政府发言人的道义上的责任。如此,政治与宣伝之间,产生了特殊的亲近关系,不管在哪一个时代,哪一个国家,哪一种政权下,政治总要利用宣传的手段来夸大自己,贬低政敌。所以必须认识到,宣传属于“政治行为”,其内容不一定等于等身大的事实。

   

   相反,历史和政治的不同,在于其目的是要准确记录过去所发生的事实,从其学问性质上来说,绝对不容许作假。所以从手法面,目的面和宣传都水火不容。不否定,对同样的历史事件,各国,各政治组织间会有不同的立场,不同的解释方法,不同的历史观,但“事实”不会有两个,所以在历史(事实)记录中,不论敌我,都有严谨,如实地记录历史事实的必要。若违背此原则,就不能称为是历史。从此点讲,历史记录要有能经得起事实,史料,证据验证的普遍,超时代的科学性,此和根据政权需要,时代变化不断变换姿态更换目标的政治宣传截然不同。

   

   换言而之,宣传是带有政治策略性,夸张性的一时性统治方法;而历史则是具有科学性,真实性、普遍性,永久性的学问和知识。为了能正确,严谨地记录历史事实,正确地解释历史,所以产生了历史学这一种学问,并出现了为其提供根据,证据的档案馆,资料馆,图书馆等。

   

   1-1-2 历史被政治利用的現象

   

   以上从了理论面指出了政治宣伝与历史事实的異質性关系。值得注目的是现实上,存在着许多政治介入于历史的现象,或将政治宣传与历史事实混同在一起,甚至用政治宣传取代历史教育,取代历史记录的现象。特别是在国家,民族,政治集団(政党)的对立仍在继续中的近、現代历史的教育和记录中,可以说这种现象非常显著,普遍。

   

   比如,在近代史教育中,存在中、日、韓三国间各在在自己的政治立场上编写自己国家的历史教科书,强制进行爱国主义的历史教育,宣传民族间的历史怨恨的现象,此现象最近,已成为一个阻碍民族间的历史和解,妨碍历史认识间国际接轨的深刻的政治问题。再者,在大陆中国,战后很长一段时间,历史被看作“政治统治的工具”,中国共产党史、阶级斗争史占领了历史领域,成为“近、现代史”的代詞。在这种历史中,政敌国民党的正面形象从整个历史中被抹煞,或遭到不应有的贬誉,诋毁。诸如从前的教科书中出现的“中国共产党全面领导中国人民抗日,而蒋介石却躲在峨眉山上等着下山摘桃子”之类的记述。

   

   历史若被政治所利用,蜕变为统治工具时,会出现以下几种问题

   

   1.特定国家、政治集团的立場,利害被反映到历史记录中,并出现研究组织和研究者的御用化,党人化现象。其结果特别是近,现代史的部分加入了党性,政治立场,不可能保证历史记录的公平性,和学术面的严谨性,出现从立场,党性面排斥异己,政治干涉学问自由的现象。

   

   2.政治宣传的历史化。在国家史観、政治史観的影响下,出现将政权组织的“宣伝内容”,也作为“历史事实”,记录到史书,教科书中的现象。

   

   3.政治宣传的教育化。这种被正统化的特定,偏颇的政治宣传内容,和不正确的历史事实,历史解释,还会通过国家管理的学校教育,思想教育,渗透到青少年的历史认识中,造成国家间历史认识对立的社会温床。

   

   1-1-3 军神存在的国家

   

   政治宣传在战史记录面的表现特征,是创造,塑造极端的英雄形象。其本身目的是为了宣传对某特定组织的忠诚,献身精神,以达到实现政治目的(比如抗战,革命),巩固政权统治的需要。战前的日本,为了驱使国民为天皇制国家的侵略战争献身,用宣传手法创造出大量的军神(英雄)如日清战争中的喇叭手木口小平,日俄战争中旅顺封港战斗中的広瀬武夫中佐,太平洋战争中珍珠湾袭击九军神,神风特攻作战的“敷岛队”长关行男等。大多数是人为创造,美化的形象[2]?。败战后,日本人对战争进行了彻底反省,接受了和平主义,所有的“军神”也从教科书中,公共场所中消失殆尽。至今已经不会出现有人以军队的神话引为自豪的现象。与其相反,在战胜之国,战争的神话却被保存下来,至今仍出现在历史记录和教科书中。笔者并不是想否定,贬低抗战事迹和民族英雄。视为问题的仅仅是创造英雄时的宣传手法(神化)的存在,和以此取代历史,取代事实,运用于学校教育中的愚民现象。对于历史研究者,历史科学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危险,非常值得忧虑的大问题。

   

   举一个例子,即对共産党、八路軍的“平型関大捷”(1937年9月25日、山西省),和对国民党第五战区的“台児庄大戦”(1938年4月、山東省)的过度渲染。这两个战斗,从战史上角度看并不是一个特殊的,战果显著的战斗,其军事面,战略面的意义也有待再论。但因为其中有对日军作战“初胜”的政治意义,所以都被国共两党扩大宣传,利用于鼓舞国民士气,团结抗日力量,提高共产党,国民党的威信的政治手段。经过长时间,多方面的政治宣传,大捷的内容被添枝加叶,作品化,故事化,使其形象远远脱离了实际。

   

   实際上,此种政治宣传也起到了预期的政治效果。鼓舞了国民的抗战热情,坚定了其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信念。从当时政治的目的――粉碎日本軍国主義的侵略,取得抗战胜利--的角度看,此宣传政策是成功的,有实效的,即使不符合事实,政治面也是需要的。因为在此,其仅仅是作为一种政治的手段。

   

   1-1-4 宣伝効果的“再利用”

   

   问题不在战前的“政治宣传”里,而出在战后的“历史化”过程中。抗日战争以胜利告终。政治目的(胜利)的达到,使宣传在此失去了其本来的意义。此时本应该将宣传的对象,从政治操纵下解放出来,经过历史研究还原其本来面貌(如硫磺岛的星条旗报导)。可是实际上,失去现实意义的宣传并没有停止,反而被新的政治需要再次利用,继承下来。并且运用同样手法,在原来的宣传基础上继续进行了新的发挥,创造,使其形象变得更完美无缺,更接近于故事中的神话。

   

   这新的政治需要即是“愛国主義”教育。国内几乎所有的战争纪念馆中,都有一块同样的招牌,即“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说明纪念馆的主要目的不是正确地记录历史,是利用历史题材进行政治教育。以宣传国家,民族和执政党的伟大,光荣,正确,达到巩固政权统治的目的。当然出于此目的展示,内容多含有宣传的水分,并不一定能经得起学问,和历史事实的检证。

   

   战后和平时代的教育普及,还使宣传产生了一种新的副作用,即政治宣传内容的固定化,历史化现象。不仅介入于教育,并且通过御用的研究机关,学者之手正统化,作为历史事实记录到史书之中。

   

   在政治宣传内容的固定化,历史化过程中,还不能忽视一个客观环境条件,即民族主义色彩极其强烈的庶民嗜好的存在。当然它和政治宣传,思想教育是相辅相成的,可以说是历史教育,爱国主义教育的私生子。其低俗的大众口味,和对故事情节的猎奇心理更刺激了商业性大众作家的创作意欲。小说家,剧本作者,各种媒体大量参入,产生了大量低俗的文学,影视作品,使宣传内容也越变越庸俗,越变越脱离事实。这种经过教育管理产生的大众化现象,可以说又成为促进神话普及的社会土壤。其恶果之一例,即2016年6月27日的维护“狼牙山五壮士”名誉的判决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出现。这种荒唐的判决,象征着政治权力,无知对法,学问,言论自由挑战的胜利。可悲的是大众的舆论,并看不到这种危险。对真正的学问研究处处喊打,不仅自愿充当打手,更有投石下井,等待尝血馒头者。理由仅仅是学问的研究损坏了自己心中被“种植”的英雄形象。形如鲁迅笔中的阿Q,不知道学问的自由已被剥夺,法的尊严遭到践踏,而自己也正在一步步被推上专治的刑场。

   

   1-1-5 神话创造的方法

   

   英雄的神话是怎样被创造出来的?笔者认为并不会是无中生有。肯定都有事实根据。狼牙山战斗中牺牲,跳崖的五名战士,刘老庄战斗中壮烈殉国的82名勇士,平型关的歼敌的胜利肯定都不是虚伪的,只不过在表彰,宣传——政治化——过程中进行了不间断的美化。把“小胜”扩展为“大捷”,把“殉国”的行为,抬高到“歼敌”的形象。使原始事实在加工过程中发生了失真。创造神话,塑造英雄的过程中,政治宣传采取的常见手法如下

   

   一,添枝加叶法。如平型关大捷中,伏击取胜的基本事实在多年的宣传中逐渐被扩大,出现歼敌精锐主力之说,林彪三次赴乔沟侦查说,乔沟伏击为林彪独创说,飞机,坦克的出动,大规模肉搏说,国军的不协力,或故意打开缺口纵敌逃窜说等。

   

   二,反衬法。以虚造杀敌数字来衬托英雄的伟大。如狼牙山,刘老庄连的宣传,本只是誓死不屈,壮烈殉国的行为,但为了使其形象趋于完美,有利于鼓舞抗战士气,故意创造,制造出大量无中生有的歼敌数字。据笔者根据日军档案资料的调查结果,平型关宣传中歼敌1000名之说,还是和实际死伤(240名)最接近的数字。先对比之下狼牙山五壮士“歼敌90名”(实际为日军负伤1名)说,刘老庄英雄连“歼敌170-300名”(实际为死亡2名,负伤不详)说,腰站阻击“歼敌3-400名”(实际死2伤7名)说,倒马关战斗“歼敌30-100”(实际轻伤1名)说,阳明堡夜袭“击毁敌飞机24架”(实际重创一架)说等,其宣传的内容和事实数字都有天壤之别的出入。

   

   三,伪军法。此也是反衬法的另一种表现,由于日军有严谨的死亡统计,歼灭日军数字很难大做手脚,所以在日军档案公开后,为了不使宣传数字露出马脚,出现了以增加伪军,“二鬼子”(朝鲜人)的人数来调整平衡,衬托共产党革命军队党形象之倾向。实际上,所谓“伪军”多是在白区经日军宣抚工作后成立的地方伪组织的自卫武装,一般不会到第一线作战。像平型关,台儿庄的这种正规军的移动作战中,是不会有伪军出现的。根据地的地方扫荡中,即使有伪军(一般日军资料中称和平军,保安队,皇协军)参加作战,日军的作战档案中肯定会有组织,人数记录(一般没有死亡记录)。狼牙山作战中,可看到共产党把被强迫运输根据地物资(清乡物资)的非武装民工都称为伪军,作为杀伤对象。谁曾考虑过,使用这种民族的苦肉计,牺牲的是谁的尊严,维持的又是谁的荣誉?

   

   1-1-6  本书的基本方法

   

   1.国际接轨和多种价值观

   

   从科学角度看,一,只有接触外部史料,异种环境,不同立场的论文才能了解他国,世界。二,只有比较各种文献,史料,才能分辨事实的真伪,检证自我主张的正确与否。所谓“国际接轨”的价值就在于此。若此两点原则被政治所忌讳,被民族之虚荣拒之门外时,就不可能有真的历史存在。剩下的只是局限于国境内,体制内的,宣传创造的历史(党史),闭门谈经的故事,国家,民族的英雄夜谈。此岂非国内抗战史研究,抗战精神宣传的现状?虽然这种闭门的历史叙述和教育,若借助国家的权力也可以培养出上十亿的诚信者,但其内容,结果并不能作为真理,事实永远留在青史之中,也不会成为有普遍价值的文化遗产。

   

   本书的目的,就是想通过外部的史料,通过实证研究的方法来启迪以上之道理。告诉国人,井外也可以见到月亮,国外也有不少重要的史料。对同样的历史事件,也有不同的解释方法。笔者并不是想否定国内的即成研究成果,只是想开拓新的研究场所,寻找出新的研究方法的可能。不同的学说,不同的立场并不一定都是什么 “历史虚无主义”。真理,须要史料的检证,研究的对比才能判断出其价值。历史研究是神圣的学问场所,绝不是什么爱国主义教育的工具。

   

   2.避免政治立场,文学手法

   

   此书强调,遵守的一个原则,是在历史记录中,不使用文学手法,不滥用形容词。也不能翻译史料名称,固有历史名词。用形容词描述的是感情,并不是历史,而热衷于煽动爱憎感情,是非利害的人亦不能称为是真正的史家。历史并不是一个民族,一党一派的私产,不是宣传,铭记一个民族荣辱的道具。而是留给整个世界,留给所有民族,全体后人的文化遗产。利用史料证据写出所有人都能首肯,都能心平气和地接受的史论,才是史学家的目标。所以本书在基础事实,史料研究中尽量排除政治立场,坚持公允的态度,客观,全面,公平地记录史实。研究,叙述中不区分敌我,不偏袒一方。

   

   3.注重档案文献记录

   

   研究历史时最重要的是史料根据。而史料中,档案记录贵重于回忆录,文献记录贵重于口述记录,历史记录贵重于文学作品,当时的记录贵重于事后的再录。这些最基础的历史学常识也是本书研究,记录的原则。本书运用的主要是第一手史料,如当时的战斗详报,统计,命令,日记,日志等档案资料。尽量排除回忆录,口述资料和联队史类资料的叙述部分。并避免不必要的臆测,坚守对每个观点,每个阐述,每个数据都负责的实证原则。发挥出自己的特长,以日军的档案资料研究为中心,有可能,也尽量参考国内的档案资料进行对比研究,以期实证结果的准确。

   

   注释:

   [1]拙著「歴史認識問題の現状と将来」『岡山大学文学部紀要』54号、2010年12月。

   [2] 比如喇叭手宣传了两年之际,连人名都没搞清(一直称白神源次郎),九军神中故意抹煞了一名被俘者。军神关行男,也是为了赞扬特攻,经过事先调查被选拔出来的人物。

共[1]页

姜克实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