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社会学 >> 中国二胎过渡政策不可取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社会学
中国二胎过渡政策不可取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易富贤 点击:21530次 时间:2013-08-18 23:28:25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这样一个大国,这样多的人民,这么复杂的国情,领导者要深入了解国情,了解人民所思所盼,要有‘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自觉,要有‘治大国如烹小鲜'的态度,……”

  “治大国如烹小鲜”语出老子的《道德经》,对人口政策调整有很大的启迪。

  

  有治无类

  

  河上公注《老子》:“烹小鱼,不去肠,不去鳞,不敢挠,恐其糜也。”为什么烹小鱼不用去肠、不用刮鳞呢?是因为小鱼和大鱼不一样。大鱼可以分门别类,单独烹调。而“小鲜”是芸芸众生,数量繁多,并且很脆弱,如果还分门别类的话,一方面即便是使尽浑身解数也处理不过来,会被搅烂、烧糊;一方面管理成本太高。因此烹小鲜最好的办法是不挑,不拣,不分类,一锅煮之。

  国家卫计委(原国家计生委)官员、主流人口学者认为停止计划生育不现实,必须用各种二胎方案过渡以保持政策连续,并认为渐放二胎相对于独生子女政策来说是很大的进步。但是人口学者如果只找“政治理由”,不找“学术理由”,还需要人口学干什么?

  各种二胎方案名目繁多,有人提出先放开单独生二胎;有人提出上海、江苏、浙江等发达地区先行试点二胎,先易后难、先点后面,逐步推开;有人提出生育率最低的东北地区先放开二胎;有人提出少数民族先放开二胎;有人提出农村先放开二胎;有人提出城市先放开二胎。主流人口学家是将人口政策当成“大鲜”来烹,如果采纳他们的建议,将是“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停止计划生育与各种二胎过渡方案的政治成本是一样的,但是收获却大多了;并且行政管理成本低,因为大家都可以自由生育,不用牵扯到地区之间的差异、人群之间的差异。各种渐放二胎方案的行政成本比停止计划生育更高,因为存在生二胎的资格鉴定和管理,现在流动人口很多,需要另设一个膨大的机构,而现在国家计生委已经与卫生部合并,根本无力去行使该职能;并且今后还得过停止计划生育这个坎。

  法律和正义的底线,应该以“人生而平等”为原则的。人有几个兄弟姐妹,又不是自己决定的。各种过渡政策违背了这一最基本的立法原则,意味着国家在制造新的不公平,从娘肚子里就开始的不公平必然会引发民众抗议,增加维稳成本。国家为什么非得跟一部分人为敌呢?

  因此,人口政策应该有治无类、一视同仁、大而化之,不能分人群、分地域地瞎折腾,这才是“其政闷闷,其民醇醇”。

  

  不要优柔寡断

  

  小鲜久烹则糊,需要及时翻动。中国计划生育已经四十多年了,独生子女政策也已经三十多年了,“小鲜”已经“烧糊”了,人口政策现在该翻就得翻。

  小鱼越糊越粘锅,但是如果不果断翻动的话,全锅都会被烧糊。同样,计划生育实行了几十年,形成了强势的利益集团(包括计生委系统和人口学体系),他们非常“粘锅”,他们的各种渐放二胎方案就是变着法子要阻止停止计划生育,今后他们也将以各种理由阻止出台有利于人口发展的政策。“绝圣弃智,民利百倍”,人口政策调整应该无视主流人口学家的建议。

  几十年的计划生育也扭曲了民众心理,将这不合理的政策当成正常了,很多人对计划生育还念念不舍。比如广东省人口学会副会长段华明认为,如果允许生二胎,对那些严格执行计划生育的家庭来说,非常不公平。依照段华明的逻辑,女生宿舍一人被强奸,那么其他女生都得等着被强奸才行,否则对第一个女生就不公平了?房子着火,有人被烧伤,大家应该齐力灭火、逃生才是。丧失生育能力的人虽然自己不能再生育,但是停止计划生育有利于改善人口结构,有利于完善社保制度,对全民都是有利的。

  一步到位

  大鱼可以慢慢翻动;小鱼如果慢慢翻的话,全部会被翻烂,因此翻的时候就要干净利索,不要拖泥带水,当然也不可避免会翻烂少量小鱼,那是不得不付出的代价。《韩非子•解老》:“事大众而数摇之,则少成功;藏大器而数徙之,则多败伤;烹小鲜而数挠之,则贼其泽;治大国而数变法,则民苦之。”唐玄宗、宋徽宗、明太祖、清世祖也多注如此。老子是告诫执政者,为政不能朝令夕改,否则国家就会出乱。《左传》:“国将亡,必多制”,不能三五年一个人口政策。

  停止计划生育这个坎总是要过去的,因为未来的方向是发展人口。控制人口政府说了算,但是发展人口政府说了不算了。日本、台湾、韩国的政要们在打拱作揖请年轻人生育,但是效果甚微。如果不果断与过去的计划生育划清界限,就不可能放开手脚发展人口,那么今后中国大陆的生育率将比台湾、韩国、日本还要低。

  人口再生产是长周期的,“过渡”本身就在制造新的问题。比如如果在二胎过渡中为了“防止多孩”而“少生奖”,但是今后的方向是如发达国家那样通过税收政策实行“少生罚”,那么今后民意会支持这些“少生”的人继续领取奖励么?“二孩晚育软着陆”也增加出生缺陷。中国退休金面临危机,推迟退休年龄势在必行,但是不停止计划生育又怎能推迟退休年龄?

  “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人口政策期待十八届三中全会雷霆一击。

共[1]页

易富贤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