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 >> 学术研究 >> 文学 >> 莫言是条漏网之鱼
学术研究
点击排行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哲学 影评 符号学 分析哲学
管理 经济危机 贫富差距
传播 新闻 和谐社会
历史 胡塞尔  人口比例
郎咸平 华民 林毅夫 价值观 
司法公正 国学 正义 人文 
存在主义 现象学 海德格尔
文学
莫言是条漏网之鱼
来源:网络转摘 作者:盛洪 点击:22172次 时间:2012-12-21 14:38:14
 看了莫言在瑞典的诺奖演讲,就知道了他为什么成功。他讲的故事中有一个细节,就是他小学没念完就被迫辍学,一个人孤独地在草地上放羊和冥想;后来又混迹于民间社会,听到各种各样的故事与传说,并铭记在心。
  虽然这样一段经历使莫言至今感到痛苦,但却使他摆脱了更糟糕的境遇。这就是与其他孩子一样,受所谓的"正规教育"。正是这种教育,成批量地扼杀了孩子们的灵性,使他们变成平庸之辈。而这一转变,正是我们社会沾沾自喜的"教育成就"。这种"教育"狂妄自大,认为自己垄断了知识,凡是脱离了它这个体系的人都被认为是"没文化";它认为世间只有一种它规定的文化准则,鄙夷乡间还残存的丰富的文化宝藏和万物有灵观念,甚至认为这些都是"落后迷信";它认为凡事只有一个标准答案,摧残富有想象力的年轻的头脑,反而把熟背标准答案的人视为优等生。
  谢天谢地,莫言辍学了,使他成为这个制造平庸的体制的漏网之鱼。他在孤寂中与自然对话,让思绪如白云自在飘扬;他于是受到了天启。这十年,他在高密东北乡吸吮着丰盛的文化养分,如他坦言的那样,为他后来的创作提供了无尽素材。与此相比,课堂上老师用枯燥的语言解构着浑然天成的诗句,把大象无形的天道矮化为可以用几个关键词表达的"真理",于是中文系的高材生从潜在的文学巨匠变为合格的中文期刊编辑。
  类似的事情并非只发生在莫言身上,也不只是发生在文科类教育领域,也不仅在中国。据说牛顿在剑桥大学读书期间,英国爆发了"黑死病",学生们被谴散回家。然而,就是在这闭门索居的18个月中,他的头脑无拘无束,思想纵横驰骋,形成了自己的宇宙观,为他的三大贡献,微积分,万有引力和光学奠定了基础。
  另一个科学界的天才却没有这么"幸运",他既没有辍学,也没有碰到"黑死病",而是上了苏黎世工业大学,因此他险些没有成为我们后来知道的"爱因斯坦"。他回忆道,学生们"为了考试,不论愿意与否,都得把所有这些废物统统塞进自己的脑袋,这种强制的结果使我如此畏缩不前,以致在我通过最后的考试以后有整整一年,对科学问题的任何思考都感到扫兴。"(《爱因斯坦文集》第一卷,商务印书馆,1988,第8页)只是由于这所大学已经比当时其它的大学更少强制的考试,以及爱因斯坦经常逃课,只是看同学带回的笔记,他才较少受到折磨。
  爱因斯坦后来感慨说,"现代数学的方法,竟然没有把研究问题的神圣好奇心完全扼杀掉,真可以说是一个奇迹;因为这株脆弱的幼苗,除了需要鼓励以外,主要需要自由;要是没有自由,它不可避免地会夭折。"(第8页)实际上,那些没有像爱因斯坦那样逃课的同学们心中的幼苗,以及成千上万在现代教育体系下学习的学生们心中的幼苗,已经被扼杀了。在人类精神领域,自由不仅意味着探索的无限可能,而且意味着探索的人心本性。
  更不用说,当代的那些惊天动地的事情,是教育体系的漏网之鱼所为。一个是乔布斯。他一开始就不想上大学。到里德学院以后不久,就提出了退学,他讨厌学校强迫他上那么多他不喜欢的课。他认为把父母省吃俭用的钱花在学校是不值得的。而比尔-盖茨退学则不是因为家庭财政困难,因为他的父母是有钱人;但他从人人羡慕的名校哈佛大学退了学。正是这两个人,以他们没有被教育磨损的天赋灵性,领导了现代最深刻的革命--个人电脑的革命,从而改变了世界。
  回到中国,回到莫言,还要加个"更"字。因为在那个时代的课本里充斥着不实之词。接受这样的课本洗刷的头脑,就不会以一个"人"的立场去体会地主西门闹的内心世界,而是认为他作为一个阶级的成员,就应被剥夺,甚至被在肉体上消灭,在此之前还要遭受虐待。尽管在1959年到1962年中国饿死了数千万人,却在课本中看不到一点影子,只有对"三面红旗"的讴歌。而没有去背诵这些课本,也就没有受到这些不实之词的污染;在民间的说书人和许许多多普遍人不会说谎,只会告诉他亲身见闻;莫言于是保持了"纯粹"和"真实"。而这正是文学的底线,也是文学的最高境界。假话可以说得维妙维肖,但不能感人肺腑。
  我听说,有的地方政府要"打造2000个乔布斯",也许"打造2000个莫言"工程已经开始申报了。明白乔布斯和莫言是怎样成功的,我们就知道他们不是被"打造"出来的,而是逃脱了"打造"体系的结果,而这多少有些偶然。我们就要进一步反省,这个教育制度有哪些负面的作用,以致充当了剿灭天才的机器,不知有多少潜在的莫言已经在这里夭折;它想"打造"的,肯定不是莫言。
  最重要的,是它限制了自由,也就剥夺了学生们在精神领域任意探索和保持本性的权利。教科书中的主流话语就会让学生们忽略非主流文化的存在;对历史的宏大叙事让人们无视成千上万人"小人物"的命运;对民间办学和私塾的压抑则是对传统多样性的压制;将义务教育解释成强迫教育则使这个体系的弊端,扫荡了所有自由的角落。只是,自然比它强大,天道比它高明。所以,有了莫言这条漏网之鱼。如果我们希望有更多的莫言,我们需要做的是,或者在这张网上多剪几个漏洞,或者干脆丢弃它,让鱼儿在海洋中畅游。
  

共[1]页

盛洪的更多文章

没有数据!
姓名:
E-mail:

内容:
输入图中字符:
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投稿须知 | 版权申明
地址:成都市科华北路64号棕南俊园86号信箱·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办公室 邮编:610065
联系电话:86-028-85229526 电子邮箱:scuphilosophy@sina.com scuphilosophy@yahoo.com.cn
Copyright © 2005-2008 H.V ,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纵横天下 备案号:蜀ICP备17004140号